首页 美文

美文

  • 丈夫这东西

    丈夫这东西

    丈夫这东西像是没长大的孩子,有着不沉稳、不安定的特性,他们明明已经结婚了,却还总是把目光转向外面的花花世界,经常想离家出走,经常想把老婆给换了,他高兴时,你可能几天也见不到他的身影,他痛苦时,你必须小心侍候他,他还随时会为别的女人心动、着迷、欲生欲死。他们不像女人那样集中地爱一个人,努力营建自己的小家庭,他们总是四处张望,心浮气躁,心思也时常处于飘荡在半空之中的状态。结婚3年后,他们开始对婚姻感到厌倦,经常发出婚姻是坟墓的感叹。对妻子越来越挑剔,要求也越来越多,希望自己的妻子既有闭目羞花之貌,又有高贵端庄的仪态;既...

    每日一文 2020-10-07 196 0 美文情感
  • 迈锡尼的小行星旅馆

    迈锡尼的小行星旅馆

    希腊有个叫迈锡尼的村庄,因谢里曼*发现阿伽门农*墓而变得有名起来。虽说有名,但还是个很小的村庄,规模也就竹下路*大小。旅游大巴来的时候到处是人,大巴一走马上恢复成悄无声息的小村落。地理上由于有从雅典出发当日来回的公共汽车,所以没有人特意在此留宿。可我相当喜欢迈锡尼村。迈锡尼村最好的旅馆是一家叫“小行星”的旅馆。不过以我的感觉来说,较之旅馆,它更接近于“山庄”。设备比较马虎——就像希腊百分之九十五的旅馆——房间也很难说有多么清洁,但非常幽静,小巧玲珑。“小行星”是原希腊空军飞行员及其百里挑一的美貌太太经营的。男主人做...

    每日一文 2020-09-22 256 0 美文名家
  • 低层男人的爱情

    低层男人的爱情

    我初中时的美术老师是从大学请来的,他总是给我们一些特殊的美术教育,比如有一天上课时,他二话没说,先在黑板上抄了一个故事,让我们画,怎么画都成,画什么都成,只要围绕着这个故事,画出你的理解。就是那个《蚕马》的故事:有个人被掠走了,只剩下妻女和一匹马,万般无奈之下,那母亲做了过于轻率的承诺。她声称,只要有人把她的丈夫救出来,就把女儿嫁给他。一言既出,马“绝绊而去,数日,父乘马归”。母亲将原委细细道来,“父不肯,马咆哮,父杀之,曝皮于庭。”已经够惊心动魄的了,接下来,超现实的力量更将故事推到峰顶,曝之于庭的马皮忽然卷女而...

    每日一文 2020-08-26 190 0 美文爱情
  • 台阶

    台阶

    父亲总觉得我们家的台阶低。我们家的台阶有三级,用三块青石板铺成。那石板多年前由父亲从山上背下来,每块大约有三百来斤重。那个石匠笑着为父亲托在肩膀上,说是能一口气背到家,不收石料钱。结果父亲一下子背了三趟,还没觉得花了太大的力气。只是那一来一去的许多山路,磨破了他一双麻筋草鞋,父亲感到太可惜。那石板没经石匠光面,就铺在家门口。多年来,风吹雨淋,人踩牛踏,终于光滑了些,但磨不平那一颗颗硬币大的小凹。台阶上积了水时,从堂里望出去,有许多小亮点。天若放晴,穿堂风一吹,青石板比泥地干得快,父亲又用竹丝扫把扫了,石板上青幽幽的...

    每日一文 2020-08-23 242 0 美文情感父亲
  • 身体里的家

    身体里的家

    购物时,我一向犹豫。只一次,为书房配置家具;在宜家,我手挥目送,无论桌、椅、书架还是沙发,我均扫一眼便确定哪款我要买下。木制的全部枫木色;沙发套要暖色系,有花朵图案;台灯的灯柱雕花,灯罩的颜色是淡淡的红。家具按我的设想买齐。而后,我和老公坐在某个样板间,就地讨论起书房的布局。他拿出纸笔,我念,他画。画中,书桌对着窗,书架立在一侧;单人沙发安在墙角,配一张小茶几,“实际摆放时,沙发和墙角要保持点距离。”我想了下,用手比划,“距离,一本书那么大。”稍顷,老公递给我“书房完成时”草图。我看了一眼,似曾相识,再想想,愣住了...

    每日一文 2020-08-21 213 0 美文
  • 费曼的爱情故事

    费曼的爱情故事

    在我大约13岁的时候,有一阵我和比我大几岁的一帮小孩一起玩。他们比我要成熟一些,认识附近不少姑娘,也自然常常和她们约会去海滩什么的。有一次在海滩,大多数的男孩都在和女孩们说笑。我对一个女孩有些好感,自言自语地说,“哎,要是芭菠拉和我去看电影就好了……”。就这么一句话,旁边的一个男孩就兴奋起来了。他跑上石堆,找到了苞菠拉,一边推着她过来,一边高声嚷嚷;“费曼有话对你说哪!”弄得我真不好意思。一下子,所有的男孩都围过来了,嚷着,“嘿,说出来嘛,费曼!”于是,我请她一起去看电影——我的第一次约会。回家后我告诉了母亲,于是...

    每日一文 2020-04-12 282 0 美文情感爱情
  • 万寿宫丁丁响

    万寿宫丁丁响

    冯思纯同志编出了他的父亲废名的小说选集,让我写一篇序,我同意了。我觉得这是义不容辞的事,因为我曾经很喜欢废名的小说,并且受过他的影响。但是我把废名的小说反复看了几遍,就觉得力不从心,无从下笔,我对废名的小说并没有真的看懂。我说过一些有关废名的话:废名这个名字现在几乎没有人知道了。国内出版的中国现代文学史没有一本提到他。这实在是一个真正很有特点的作家。他在当时的读者就不是很多,但是他的作品曾经对三十年代、四十年代的青年作家,至少是北京的青年作家,产生过颇深的影响。这种影响现在看不到了,但是它并未消失。它像一股泉水,在...

    每日一文 2020-04-10 315 0 美文人生
  • 共一把伞

    共一把伞

    从电车里往外看时,窗外的细雨如丝,但一走出检票口,雨却大了起来,成了名副其实的雷阵雨。他得意洋洋地看着柏油路上溅起的白色水花,心想,幸亏下班时听了办公室那个女子的提醒,带着备用雨伞回家。车站的屋檐下挤满没有带伞的人。“活该。”他内心悄悄地说,慢条斯理地打开折叠伞。当他正要向雨中走去的时候,他看见前面有一个皱着眉头、幽怨地望着天空的柔弱女子。她是那样苗条高雅,真叫人担心她淋湿后会溶化。“如果您不介意,咱们一起走吧。”他说这句话时,心中已经暗暗决定,纵然方向相反,也要把她送到地方。她稍稍迟疑了一下,说了声“对不起”,然...

    每日一文 2020-04-03 268 0 美文情感
  • 那些古诗词中的句子,惊艳了时光,温柔了岁月。

    那些古诗词中的句子,惊艳了时光,温柔了岁月。

    长门自是无梳洗,何必珍珠慰寂寥。——江采萍《谢赐珍珠》枯杨枯杨尔生稊,我独七十而孤栖。弹弦写恨意不尽,瞑目归黄泥。——李白《雉朝飞》  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长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长相见。——冯延巳《长命女•春日宴》  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——贺铸《青玉案》  众芳摇落独暄妍,占尽风情向小园。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——林逋《山园小梅》  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,断肠声里忆平生。——纳兰性德《浣溪沙》  为君...

    每日一文 2020-01-11 430 0 诗词美文

  • 多余的一句话

    多余的一句话

    那天我坐公交车去找朋友,车上人不多,但也没有空位子,有几个人还站着吊在拉手上晃来晃去。一个年轻人,干干瘦瘦的,戴个眼镜,身旁有几个大包,一看就是刚从外地来的。他靠在售票员旁边,手拿着一个地图在认真研究着,眼不时露出茫然的神情,估计是有点儿迷路了。他犹豫了好半天,很不好意思地就问售票员:「去颐和园应该在哪儿下车啊?」售票员是个短头发的小姑娘,正剔着指甲缝呢。她抬头看了一眼外地小伙子说:「你坐错方向了,应该到对面往回坐。」要说这些话也没什么错了,大不了小伙子到下一站下车到马路对面坐回去吧。但是售票员可没说完,她说了那多...

    每日一文 2018-12-14 497 0 美文人生
1 2 3 4 5 6 7 8 ›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