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影音厅影音杂谈正文

《无间道》:一将功成万骨枯

转载 影音杂谈 2017-07-11 01:10:58 2009 1

[player]


窗外,万家灯火点燃了整个东方之珠,一夜未歇的烟花炮仗敲醒了酣睡百年的香港夜空。屋内,歌舞升平的朋友,忙着推杯换盏,各个喜笑颜开。我端详亡妻的照片,感慨岁月匆匆。恍如昨日,Mary笑魇如花,正朝我走来。没人知道,在今日,这个本该万生欢喜的日子里,我竟然会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九七年七月一日,香港终于结束了一个世纪的英国殖民统治回归祖国,开始迎接一国两制的时代。

「我韩琛的时代也来了」,我高举酒杯,喜迎各路朋友并对自己默念。随之,将过去的喜怒哀乐抛于脑后,走出房门,坚实地迈出了我的第一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九七,香港回归。  


六年前,大屿山天坛上,佛祖脚下。我同手下的弟兄讲:「是生是死要由自己决定,路怎么走,让你们自己挑……祝你们在警察部一帆风顺」。话毕那一刻,七个手下神色愀然,无人反言。偌大的青松观只听得到钟鼓的回响,关外,浮云蔽日,一个个不知名的小神面目狰狞,正嗔目盯着我们。但我毫不畏惧,因为我已星罗棋布,无法收回棋子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路怎么走,让你们自己挑


我很早就出来鬼混,后来跟了倪坤,做了他门下的一个老大。倪坤当时是香港三合会老大,整个尖沙咀无人不识他。我做事精明果敢,但对倪家死心踏地。即使在倪坤被暗杀其他四个老大都有反叛之心时,我仍然不变初心,对倪永孝忠心耿耿。

后来,倪永孝为父报仇终于洗牌。国华四大佬被杀,得益于Mary的通风报信,我才捡回来一条性命,接着在泰国惶恐度日两年之久。那年,泰国人那一枪没能打死我,反倒让我们成了好朋友。

Mary为了助我上位,密谋黄志诚杀了倪坤,倪永孝最终没能放过她。她死后,我请了些大师给她念了三天三夜的经,这三天…我没流一滴眼泪。

倪永孝让我深知「你不知道一个人何时会对你好,更不知他何时会杀你。」我没有办法回头了。从此在这个世界上,我不再相信任何人。

九七年,警制改革,黄志诚要我回香港做窝点证人指正倪永孝,那时我已经同泰国朋友策划周到该如何借刀杀人了。一切如我所料,黄志诚开枪杀了倪永孝,不幸的是,我的泰国朋友连儿带母把他们一家全杀了。


   出来跑,迟早要还


再后来,就变成我与黄志诚之间的恩怨情仇了。在他的一次缉毒行动中,我俩都心知肚明大家分别布有棋子在对方那边。游戏规则是「谁先猜对对方的棋子是谁,那么谁就会赢,反之必输」。这个游戏名为「无间道」。

于是我们都进入到了这场「无间道」的猜测游戏中。这期间,我们经历了「从开始的友人到现在成为敌人;从见面吃饭,谈笑风生到见面剑拔弩张,嗔目相视;从年少两小无猜到如今非得你死我活」的过程。

然而,他输的很惨。小弟对我说「迪路把他从二十四楼扔了下去,摔死了」。我难以想象他垂死挣扎的面孔。说真的,「从情感上讲,我不想他死,毕竟相识多年,无恩也有情」。

佛祖说过「拿起容易,放下难」。谁不想放下?可像我这种「注定一只脚会提前踏进棺材里的人,你告诉我,我怎么把脚收回来」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谈笑风生


没过多久,我的另一只脚也踏进了棺材。刘建明杀了我。

死前我逼问我自己。他是我落下的棋子,我是布置棋盘的人,他竟然能搅乱棋盘,从新布局?他是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,我是命令他唯恐不从的人,他竟然敢端起手枪指着我?

但在这一刻,他一身正装,英气迫人,我好似阶下的囚徒正落荒而逃。

他拿枪指着我的瞬间,我幡然醒悟「他是警察,我是贼」,他理所应当杀我。


我一生信奉佛祖,佛祖孜孜不倦教导我「诸恶莫作,诸善奉行,自净其意」。短短十二个字,我一辈子未曾参透,待大彻大悟之时,我已血色将至。

我死了、国华四大佬死了、倪永孝死了、Mary死了、黄志诚死了、傻强,迪路死了、还有各路小弟死伤无数。刘建明还活着。

算命的对我说过「 一将功成万骨枯」。可如今现实却是「我成了万千尸骸中的骨,刘建明却成了颠倒黑白的将」。

倪坤生前常常告诫我「 因果报应总有时」。

我现在却想对他说:「你我都得到报应了,那他妈的刘建明呢?他的报应呢?谁他妈的来报应他?」

可是,倪坤也死了。无人作答。或许只有刘建明知道答案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全文完)


香港电影经典电影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闪云网原创文章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1人评论 , 2009人围观)